1. <code id="xkkdc"></code>

            維護海洋權益 建設海洋強國

            來源:當代世界責任編輯:李景璇
            2019-04-01 12:42

            維護海洋權益 建設海洋強國

            楊曉丹 楊志榮

            黨的十八大做出了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的重大部署。習近平同志強調,建設海洋強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進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都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已經具備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的工業基礎,并且已經取得了可喜成績。但在新形勢下,維護海洋權益仍然面臨著諸多挑戰,從海洋大國向海洋強國的轉變仍然任重道遠。

            當前,中國正處于由大向強、由陸權國家向陸權海權兼備國家邁進的關鍵階段,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已成為時代的呼喚、人民的選擇。

            綜合國力大幅躍升為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奠定了堅實基礎

            隨著綜合國力的大幅躍升,中國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臺的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強大的經濟科技實力和現代化海軍使得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有了重要依托和戰略支撐。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長期保持快速增長,當前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制造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第一大債權國。2016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已達74.4萬億人民幣(約合11.5萬億美元),是世界上經濟總量突破10萬億美元的兩大經濟體之一。中國也建立起了相對獨立、比較完整的國家科技體系、工業體系以及比較系統的國防科研體系和國防工業體系,船舶、航空、航天、兵器、核工業、電子等軍工企業擁有較強的研發與生產能力,在一些關鍵技術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逐步縮小。

            與此同時,軍隊轉型建設不斷深入,尤其是海軍建設逐步向遠洋海軍轉變。一大批新型裝備陸續服役部隊,人才隊伍建設水平不斷提升,體制編制不斷優化,海軍戰斗力建設得到了實質性增長,戰略性、綜合性、國際性軍種的特征逐步顯現:海軍主戰武器裝備呈現快速發展勢頭,中國首艘航母16艦正處于形成戰斗力的過程之中,首艘自主研制生產的航母、萬噸級驅逐艦也先后下水,新型核潛艇、052D型驅逐艦以及輕型護衛艦、大型護衛艦、大型船塢登陸艦、新型綜合補給艦等一大批新型武器裝備相繼列裝服役,海軍作戰平臺向大型化、遠程化方向邁出了堅實步伐;隨著新一輪國防和軍隊建設改革的深入推進,海軍的兵力結構和整體布局得到進一步優化,體系重塑邁出重要步伐;搶抓亞丁灣、索馬里海域護航機遇,實現了水面艦艇編隊、海軍航空兵、核潛艇和常規潛艇走出去常態化,在吉布提成立了首個海外保障基地;走向深藍、走向世界的步伐明顯加快,先后完成了環球航行訪問、亞丁灣護航、利比亞撤僑、敘利亞化武護航、馬航客機搜尋、馬爾代夫緊急供水、也門戰火中撤僑等重大遠海任務,彰顯了大國擔當,贏得了國內外各界的廣泛好評和高度贊譽。

            總之,雄厚的物質基礎、良好的外部條件和強大的力量支撐為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十八大以來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成效顯著

            黨的十八大明確指出要“提高海洋資源開發能力,發展海洋經濟,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堅決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這標志著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已上升為國家戰略。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站在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高度,深刻總結歷史上世界性大國興衰發展的經驗教訓,深入分析中國由陸權國家向陸權海權兼備國家邁進面臨的形勢任務,圍繞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加強海軍建設、做好海上軍事斗爭準備做出了一系列重大戰略判斷、重大戰略決策、重大戰略部署,深刻闡述了海洋、海權、海軍在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全局中的突出地位作用,揭示了海洋、海權、海軍與國家崛起、民族復興的內在聯系,發出了經略海洋、維護海權、建設海軍的偉大號召,充分反映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經略海洋、走向海洋的堅定政治意志和深遠戰略籌劃,為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描繪了宏偉藍圖、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科學指南、開辟了廣闊發展前景。

            2012年12月,習近平同志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后的第一次出京視察,就到了海軍主戰部隊。2013年3月,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做出了設立高層議事協調機構國家海洋委員會的決定,并重新組建國家海洋局,整合海上執法力量。7月30日,習近平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專題研究海洋強國問題,深刻指出要“進一步關心海洋認識海洋經略海洋,推動海洋強國建設不斷取得新成就”。12月,習近平同志倡導要“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2015年5月發布的國防白皮書《中國的軍事戰略》明確提出“根據戰爭形態演變和國家安全形勢,將軍事斗爭準備基點放在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上,突出海上軍事斗爭和軍事斗爭準備,有效控制重大危機,妥善應對連鎖反應,堅決捍衛國家領土主權、統一和安全”,要求“海軍按照近海防御、遠海護衛的戰略要求,逐步實現近海防御型向近海防御與遠海護衛型結合轉變,構建合成、多能、高效的海上作戰力量體系,提高戰略威懾與反擊、海上機動作戰、海上聯合作戰、綜合防御作戰和綜合保障能力”。2016年2月,海軍在瀕海方向成立北部戰區、東部戰區、南方戰區,健全和完善了海上方向聯合作戰指揮體制。2017年5月24日習近平同志視察海軍機關并發表重要講話,充分肯定了人民海軍的突出貢獻和重要地位作用,鮮明提出努力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海軍,激勵海軍全體指戰員“要站在歷史和時代的高度,擔起建設強大的現代化海軍的歷史重任”。

            正是在習近平同志的指導和關懷下,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取得了巨大成就。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衷心擁護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的戰略決策,海洋、海權、海軍觀念不斷強化,在涉海重大行動、重大建設中形成了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的深厚社會基礎和強大力量源泉:在強化對涉海工作的領導、統籌、協調,突出頂層設計方面,研究制定了一系列上下銜接、相互配套的涉海重大戰略、規則、計劃和工作安排;在貫徹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方面,軍地合作、中外合作深度推進,多個重大項目進展順利;在遠海科考方面,南北極科考、深海科考、環球大洋科考不斷實現新突破,可燃冰試采圓滿完成;在海洋經濟建設方面,漁業、造船、海運、濱海旅游、海底資源勘探開發蓬勃發展,海洋經濟持續穩步增長,2016年全國海洋生產總值70507億人民幣,比上年增長6.8%,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5%;在維護海洋權益方面,堅決維權、積極維穩,后發制人、綜合施策,在東海、南海方向開展有理有利有節的斗爭,既有效維護了國家海洋權益,又保持了局勢穩定可控,贏得了黨心、軍心、民心。

            新形勢下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面臨新的挑戰

            隨著“一帶一路”國際戰略布局的全面推進,中國發展的戰略重心進一步向海上方向傾斜,國家戰略利益向海上方向迅速拓展,海洋方向面臨的戰略形勢正在發生復雜而深刻的變化。中國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面臨新的挑戰。

            一是美日海上遏制圍堵不斷強化。近年來,出于對中國迅速崛起和自身全球霸權衰退的焦慮,美國奧巴馬政府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不斷強化美日、美韓、美澳新軍事同盟,把軍事重心移至東亞,通過直接插手南海、東海問題全面加強對中國戰略圍堵,企圖遲滯和遏制中國發展進程。特朗普上臺后,雖然拋棄了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但是進一步加強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存在。日本明確提出以中國為主要戰略對手,政治右傾化加劇,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的進攻性、擴張性、冒險性進一步凸顯,并以西南方向為戰略重心加緊兵力部署調整,著力打造新型“動態威懾”力量。特別是在美國的縱容和支持下,日本加快修憲步伐,解禁集體自衛權,強行通過新安保法,公然挑戰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成果,對中國海上軍事安全威脅的現實性、嚴重性明顯上升。

            二是島嶼主權和海洋權益爭端錯綜復雜。中國主張管轄海域約300萬平方公里,其中一半以上與周邊國家存在爭議,海域內大量資源被掠奪、部分島礁被占領。美、日、印等域外國家的介入,使地區海上爭端與大國博弈更加緊密地交織在一起,中國解決海上爭端局面更加復雜。日本利用釣魚島制造事端,使得擦槍走火引發海上沖突甚至逐步升級為海上局部戰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南海周邊國家不斷加強軍備建設,加緊購買先進戰機和艦艇,海上軍事力量快速發展,對中國構成實質性威脅。

            三是臺海局勢充滿變數。民進黨上臺后,不但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反而加緊推進“臺獨”路線,竭力煽動兩岸的敵意和對立,嚴重威脅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美國堅持“以臺制華”戰略,近期又悍然提出對臺軍售和美臺軍艦相互停靠對方港口。圍繞臺灣問題的斗爭將是長期的、復雜的、艱巨的。臺灣問題事關國家統一和長遠發展,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所在,是必須邁過的一道檻、必須經受的一場大考。

            四是海上戰略通道安全風險增大。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海運船隊,沿海港口貨物吞吐量居世界第一,海上航線連通著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200多個港口。但世界上諸多海上戰略通道大部分不為中國所有和控制,一旦發生危機或戰事,海上運輸將面臨嚴重威脅。特別是馬六甲海峽,它是中國海上石油運輸必經之地,但中國對馬六甲海峽的控制能力極其有限,安全問題不容忽視。

            五是海外利益安全問題日益突顯。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和世界經濟全球化的迅猛發展,特別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以來,中國的國家利益已經遠遠超出國境,拓展到更廣闊的領域和更深的層次。目前,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石油進口國、第二大對外投資國,經濟對外依存度長期保持在60%左右,中國經濟已深度融入世界經濟體系當中,是典型的經濟外向型國家。2016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3.7萬億美元;中國對外直接投資1701.1億美元,同比增長44.1%;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1594.2億美元;有3萬多家企業遍布世界各地;幾百萬中國公民工作學習生活在全球各個角落,全年出境旅游人數達1.22億人次,年末各類在外勞務人員約97萬;全年進口石油3.8億噸,進口鐵礦石10.24億噸。未來五年,中國對外投資總額將達到7500億美元,出境旅游將達到7億人次。在此大背景下,海外利益已成為國家利益的重要組成部分,維護國家海外利益安全問題日益突顯。

            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需要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海軍

            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是希望工程、戰略工程、系統工程,立意高遠,目標宏偉,涉及領域廣,建設內容多,可預見和不可預見的矛盾、困難、問題、風險十分復雜,需要從政治、經濟、文化、科技、軍事、外交、法律等多個領域協調推進,需要運用好斗爭、合作等多個手段,需要幾代人持續推進、接力推進、長期推進,可以說是任重而道遠。其中,海軍建設是重中之重,它不但是維護海洋權益的中堅力量,而且是建設海洋強國的戰略支撐,更是開展海上維權斗爭和海上軍事斗爭的兜底工具和保底手段。

            中國歷代領導人都對海軍建設十分關注。早在1953年2月,毛澤東同志視察海軍艦艇部隊時就連續五次題詞:“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國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此后,建設一支強大的海軍始終是人民海軍建設發展的奮斗目標。在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提出:“建設一支強大的具有現代戰斗能力的海軍。”在慶祝人民海軍成立50周年的時候,江澤民同志提出:“為建設具有強大綜合作戰能力的現代化海軍而奮斗。”進入新世紀新階段,胡錦濤同志再次提出:“努力鍛造一支與履行新世紀新階段中國軍隊歷史使命要求相適應的強大的人民海軍。”

            習近平同志先后多次到海軍部隊視察調研,對海軍建設和海上軍事斗爭予以悉心指導,傾注了大量心血。2017年5月24日,習近平同志在視察海軍機關時強調指出,“建設強大的現代化海軍是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重要標志,是建設海洋強國的戰略支撐,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習近平同志的重要指示,站在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戰略高度,科學地回答了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加快推進海軍建設發展帶有根本性、全局性、方向性的重大問題,為建設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戰略性軍種指明了前進方向。

            習近平同志關于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海軍的戰略思想,與歷代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貫強調的“建設強大的現代化海軍”的重大戰略思想,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為新形勢下加強海軍現代化建設提供了根本遵循、注入了強大動力、開辟了廣闊空間。海軍部隊要站在國家戰略的高度和長遠發展的角度,深入貫徹習近平同志經略海洋、維護海權、建設海軍的重大戰略思想,以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為引領,以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為指導,堅持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興軍、依法治軍,瞄準世界一流,緊緊抓住當前世界海軍信息化、智能化、遠洋化、核動力化的發展潮流,切實采取超常措施,在戰略決策上重點關注,在建設經費上重點投入,在力量建設上重點傾斜,在技術發展上重點扶持,在發展環境上重點優化,深入推進戰略轉型,促進中國海軍由近海型向遠海型、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由常規動力向核動力、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整體轉型、加速發展,不斷提高基于網絡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促進海軍現代化水平和綜合作戰能力躍上一個新高度,為打贏信息化條件下海上局部戰爭、高標準履行新形勢下中國軍隊歷史使命,為維護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提供堅強力量支撐。

            (第一作者系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海軍大校;第二作者系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副研究員,海軍專業技術大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m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