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kkdc"></code>

            一枝俄國造步槍背后的故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袁丹 江瑞晉 李小斌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5-24 15:06

            圖為蓮花一枝槍紀念館內,重現蓮花縣赤衛隊成立時情景的雕塑。

            “陳競進一枝槍當隊長/一枝槍啊追朝湘/追得(那)朝湘(唉唉)到處鉆……”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江西省井岡山地區曾經流傳過這樣一支歌謠。歌謠中唱的一枝槍,就是目前陳列在江西省萍鄉市蓮花縣蓮花一枝槍紀念館內的一枝俄國造步槍。在這枝槍背后,有一段流血犧牲、艱苦卓絕的斗爭歷程。

            保槍——舍生忘死

            1927年,江西省永新縣發生了“六二〇”事變:永新地方武裝頭目逮捕囚禁了80多名共產黨人和進步群眾。

            為了營救革命同志、打擊反動派的囂張氣焰,永新毗鄰的蓮花縣、寧岡縣等地農民自衛軍,在黨組織的帶領下攻打永新縣城。在這次戰斗中,蓮花農民自衛軍隊員賀國慶身先士卒,第一個沖上城頭,從敵人手中繳獲了一枝嶄新的俄國造步槍。賀國慶,祖籍湖南攸縣石橋鄉,出身貧苦,性格豪爽,敢作敢為,當時是農民自衛軍一名班長,也是一名共產黨員。蓮花農民自衛軍為獎勵賀國慶,決定把這枝槍交給他保管使用。農民自衛軍經過多次戰斗受到重創,武器裝備幾乎散失,賀國慶繳獲的這枝“俄國造”就顯得尤為寶貴。

            農民武裝的革命行動,引發了敵人的瘋狂報復。蓮花縣對抗農民自衛軍的反動武裝在當地土豪李成蔭的帶領下,瘋狂鎮壓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他們以維護地方治安為由,要求蓮花農民自衛軍交出全部60枝槍。賀國慶聽說要交槍,憤怒不已,趁著敵人不注意,攜槍溜回了家。身為農民自衛軍成員的陳剛維(又名陳朝湘),剝掉了革命的外衣,暴露出反動面目,設法攜帶其余59枝槍叛變投敵。

            自衛軍失去武器后,李成蔭等反動武裝立刻撕下偽裝,露出猙獰面目,成立蓮花縣地主武裝靖衛團,李成蔭為團總,自衛軍投敵過來的陳朝湘為靖衛隊長,在自衛軍活動過的地方大肆殺人燒屋,企圖徹底毀滅革命力量。

            賀國慶擔心他偷藏的槍被敵人發現,便把槍拆成三部分,分別藏在賀家祠堂、鳳尾樹下、龍山巖里。后來形勢日益嚴峻,賀國慶離開蓮花縣,把槍秘密轉移到老家湖南攸縣石橋鄉的一個薯窖中,自己留在石橋,養了一群鴨,裝扮成看鴨人,秘密照看這枝槍。

            陳朝湘清點農民自衛軍交出的槍支時,發現少了一枝,同時發現賀國慶失蹤了,立刻匯報給李成蔭。為了追繳這枝槍,靖衛團到處搜捕賀國慶。賀國慶為了保槍東躲西藏。惱羞成怒的敵人抓捕了賀國慶的父親賀承茂、弟弟賀國強,嚴刑拷打,逼問賀國慶和槍的下落。

            賀承茂橫眉冷對敵人:“有本事找我兒子去!”敵人惡狠狠地威脅:“別嘴硬,我會讓你說出實情來!”老虎凳、辣椒水、皮鞭子……靖衛團用盡酷刑,賀承茂寧死也不屈服。急紅了眼的李成蔭下令,將老人身上綁上棉絮再澆上煤油,并點火,老人當場被燒死。

            接著,敵人又對賀國強虛情假意地說:“小老弟,只要你供出槍或者你哥哥的下落,我保你榮華富貴享用不盡!如果執迷不悟,你爹就在奈何橋上等你!”賀國強咬著牙說:“呸!老子英雄兒好漢,共產黨員殺不盡!”氣急敗壞的敵人拔槍對著賀國強連發數槍,賀國強倒在了血泊中……

            噩耗傳到賀國慶那里,他怒火中燒,發誓:要革命,要報仇!

            獻槍——星火燎原

            1928年1月的一天,蓮花農民自衛軍隊長陳競進找到了正在放鴨的賀國慶,通知他回蓮花聽會議傳達。原來,毛澤東同志率工農紅軍在井岡山建立根據地后,在寧岡的象山庵召開了寧岡、永新、蓮花三縣原黨組織負責人會議,指示各地迅速開展武裝斗爭和土地革命。

            “終于等到了這一天!”賀國慶含淚獻上這枝自己全家人用鮮血和生命保護的槍。蓮花縣即以賀國慶保存的這唯一一枝槍“起家”,成立了以陳競進為隊長、賀國慶為副隊長的蓮花縣赤衛隊。陳競進帶領全體赤衛隊員面對黨旗莊嚴宣誓:槍在火種在,星火要燎原!

            大家提議,要給這枝槍起個值得紀念的名字。陳競進脫口而出:“就叫它槍娘吧!”

            “槍娘?”有人一時沒明白,發出疑問。

            陳競進興奮地解釋道:“因為我們赤衛隊目前只有賀國慶同志保存的這一枝槍,我們還要靠這枝槍進一步擴大自己的武裝,要讓這枝槍變成幾十枝、上百枝以至成千上萬枝槍,這樣我們才能去打天下,去推翻舊世界,建立新世界!”

            赤衛隊選擇地形和群眾基礎較好的馬家坳、蕉葉沖為根據地,開展革命斗爭,擴大革命武裝。

            這年春節,投敵當了靖衛隊長的陳朝湘帶著兩枝槍回坊樓老家過年。赤衛隊就以賀國慶這枝槍,虛張聲勢嚇退了陳朝湘,繳獲了兩枝槍。數日后,靖衛團陳朝湘手下帶兵前來“圍剿”赤衛隊,陳競進帶隊深夜圍攻靖衛團駐扎地,以火攻取勝,又奪了一些槍支彈藥。

            就這樣,在一年時間里,赤衛隊發展成為紅色獨立團,一枝槍也發展到200多枝。三年后,湘東南獨立師在蓮花整訓時,蓮花地方武裝提供了一個團的人和槍支,被編入獨立師。

            傳槍——名垂青史

            1929年2月,蓮花赤衛隊轉移到湖南攸縣漕泊一帶活動。在一次與土豪的戰斗中,一顆流彈擊中了賀國慶的小腹,瞬間血流不止。彌留之際,他把“槍娘”交給身邊的戰士,說:“我沒有什么遺產,這枝槍是我用生命保存下來的,交給黨,讓它繼續去消滅敵人吧。”

            賀國慶犧牲后,他保槍、獻槍、傳槍的故事激勵著蓮花人民,永遠保持不怕犧牲的斗爭精神。

            蓮花地方武裝不斷壯大,成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重要力量。1938年,由蓮花一枝槍發展起來的武裝部隊,一部分加入紅六軍團,經過長征,到陜北改編為八路軍。一部分留在湘贛邊堅持斗爭,后來改編為新四軍繼續北上抗日。

            這也應了赤衛隊成立時蓮花縣委負責人朱亦岳寫的一副對聯:“一桿鋼槍,開辟紅色區域在今歲。萬民團結,推翻黑暗統治屬當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1928年11月25日,毛澤東同志在他的《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充分肯定了蓮花一枝槍的革命斗爭精神。蓮花一枝槍,不僅是一種誓死不屈的革命精神,更以鐵的事實印證了人民軍隊聽黨指揮所折射出的偉大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m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