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kkdc"></code>

            南岸的書與長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鮑爾吉·原野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5-24 08:48

            我有好幾年沒到重慶,印象中覺得這是一個老碼頭。這次來到重慶的南岸區,完全被驚呆了。它不僅僅新,而且炫。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南岸的書與長江

            ■鮑爾吉·原野

            我有好幾年沒到重慶,印象中覺得這是一個老碼頭。這次來到重慶的南岸區,完全被驚呆了。它不僅僅新,而且炫。飛機降落正值夜晚,在車上看窗外的重慶,覺得并非在行走,而如同摩天輪一般上上下下地攀升。車開上一個橋,再拐上另一個橋,兩邊的高樓像魔棒一樣射出耀眼的光。長江的江面倒映出更多的高樓的燈影。我第一次看到,在一座山城,或者直接說在一座山上,可以見到這么多漂亮錯落的建筑物。更讓人驚訝的是,有如此靈巧的道路和橋梁把這些高樓連接起來。如果我用“奇跡”這個詞來描述眼前之景物,應該不算夸張。這就是人們所說的立體的重慶。

            人在北方生活久了,大平原以及地平線已經進入思維模式。在草原上生活,天與地的水平線更加明顯。那么,帶著這樣的思維來到重慶,難免會暈眩,要為人類的智慧和勞動而贊嘆。我覺得,到重慶要贊嘆的,不光是建筑、道路以及橋梁,而是人類的勞動。無數比蜜蜂更為勤勞的人們在長江邊上建造了比蜂巢更漂亮、更有智慧的建筑。

            我到達的地方是重慶的南岸區。這個區依山傍水,素有“山城花冠”的美譽。在51公里的長江岸線上,有一條20多公里長的綠色的南濱路。到重慶當然要看長江,長江很容易就看到了。早上我沿著南濱路跑步,眼前茶釉色的江水平穩、闊大,緩緩奔流。江上的貨船,如同在高速路上拉滿貨物的大貨車那樣拼足力氣前行。在江邊跑步,眼睛看一看此岸,再遠眺彼岸,比較哪一邊的樓房更漂亮。事實上,兩邊都漂亮。但如果做一下個性化的選擇,我可能更喜歡南岸區。這里有我所看到的最漂亮、最令人驚訝的書店。在南濱路,我們來到久負盛名的精典書店。它有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雍容典雅地矗立江邊。手捧一本書,一邊讀書、一邊望長江,感覺奇妙。仿佛置身于一部電影里,或者說,你覺得自己成了一個人物。這家書店有咖啡區、生活美學空間、兒童區以及多功能劇場。劇場模仿朝天門碼頭的樣式,用實木樓梯建成,這里每周有講座、話劇和音樂會的演出。這里不僅是書店,還是可游覽、可遐思、可休閑的地方。書店面積有1600多平方米,足夠讓孩子和大人們在此徜徉。書店讓我驚訝的地方在哪里呢?是店家選擇名著版本十分苛刻(我第一次聽說書店對版本會有苛求)。同樣一本名作,這家書店一定要考究誰注解、誰點評、誰翻譯。這樣的眼光,幾乎比大學圖書館還要專業。我讀書不多,但有時也要計較版本。比如說,在中國古典文學方面,我只愛讀蕭滌非選注的杜甫詩選、馬茂元選注的離騷、霍松林選注的白居易詩選,其他的版本看不進去。沒想到書店也這么干。精典書店存書大約有30萬冊,科學、藝術、美學圖書占有較大比例。在電商普及的今天,一家店有這樣的規模和這么多的粉絲,同樣令人驚訝。重慶的書友稱贊精典書店是“重慶的文化地標,重慶讀書人的精神家園,重慶文化人的集體精神記憶”。在2017年的亞洲書店論壇會上,精典書店被評為“亞洲十大文化地標書店”,真是了不起。這個榮譽稱號,不是用多少噸鋼鐵水泥堆砌、也不是用GDP積累的。書是讀書人心靈的明燈。2016年10月,精典書店從解放碑搬遷到南濱路的時候,幾乎轟動了全城。“精典書店搬離解放碑”,被評為2016年重慶十大文化事件之一。

            我想說,一個城市的人對書店如此牽掛,對書如此牽掛,他們一定是可愛并富有智慧的人,這個城市也一定會得到迅猛發展。是的,南岸區已榮獲全國文明城區、國家衛生區、國家科技進步示范區、全國文化先進區等20多個國家級稱號。在產業結構當中,南岸區的電子信息產業收入超過1000億元,移動終端產值超過600億元。寫下這些數據是想報告讀者諸君,這里的發展并不是靠開礦,也不是靠污染天空以及耗盡水源得來的,更不是靠“兔腦殼”“鴨腳板”這些小吃發展壯大的,他們手里有與互聯網經濟密切相關的優勢企業。互聯網經濟是判斷一個地區的發展模式處于朝陽或是夕陽階段的分水嶺。

            南岸區的書店不止精典書店一家,另一家南之山書店位于南山峰巔。我見過在山頂修塔、修廟、修空軍雷達的,但頭一回看到山頂上有一家書店的。其實,書店真可以修在山頂,書和塔與廟一樣,位于人類精神生活的頂端。在這家店里,不僅能看書,還可以看自然風景。站在書店三個寬大的露臺上,蒼郁的南山和浩瀚的長江盡收眼底。我在露臺上捧著一本楚圖南譯的惠特曼的《草葉集》,試圖讀一會兒。這部詩集我讀過多遍,或者說讀了幾十年。我想在腦海里留下在南之山書店讀《草葉集》的印象。可是,閱讀并不順利。人的心常常怕牽扯,一方面想讀書,一方面又想看風景。當讀書的愿望超過看風景時,眼睛就在惠特曼的詩行上掃視。心里看風景的沖動冒出來時,就要抬起頭去看風景。話說回來,風景與讀書都是享受。

            在南岸區,另一處讓我驚訝的地方是看到一幅標語,上面寫著“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這個標語不僅讓我驚訝,而且讓我產生笑意。這幅標語寫在南岸區的廣陽島上。這個島橫臥長江,坐落在明月山與銅鑼山之間,是長江上游的第一大島嶼。全島規劃面積6平方公里。上了島,我不禁喜上眉梢。不僅是看到標語的緣故,還因為這個島全部種上了花。除了油菜花,就是薰衣草,見不到什么房屋建筑,更沒有企業。這里的主人就是花和草,白鷺當然也是這里的主人。同行的重慶詩人李元勝說,他常常開車到這里來跑步。這讓我極為羨慕,我也算跑步愛好者,但從沒在這么好的地方跑過步。在環島的田徑跑道上跑,速度已經不是首要問題,最好的事情是你在薰衣草和油菜花地邊上跑,而身旁又有長江,頭頂有環飛的白鷺。跑步在這里就升格了。跑步成仙并不容易,但在廣陽島就很容易做到。看到“不搞大開發”這么強勁的標語,我心里甚至很解恨。我的恨在于,好多青山綠水被大開發糟蹋掉了。我不敢相信,在繁華的重慶南岸區邊上,會有保護這么好的一個島。我要為這個島的空曠和青草氣息而發出贊美。南岸區的發展目標叫作“讓重慶放眼世界,讓世界看到重慶”。讓世界看到你,首先你要有值得看的東西。這個東西不是高樓大廈,也不是車水馬龍,而是我們自古以來就有的生生不息的田園。

            南岸區還有好多好玩兒的地方,比如龍門浩老街。老街以前是什么樣子,我們已經不知道,光知道它有100年的歷史。我們眼前所看到的老街,已經經過了修復。南岸區聘請優秀的文物修復工匠,采用從各地收集來的160萬塊舊磚、40萬片舊瓦、3萬噸舊石條,用百年前的建筑工藝把老街恢復起來。移步老街,恍惚走進了百年之前的重慶。除了人是新的,建筑街道招牌一如往昔。我們坐在老街的龍門書院喝茶,話題自然而然地就轉向了舊日時光,說到了西南聯大,說到覺林寺報恩塔。這時候,耳邊傳來微微的震動。轉頭看,輕軌從不遠處的大橋穿過居民樓,駛向遠方。100年的歷史濃縮在老街,但輕軌飛掠而過,告訴人們,這里是重慶的南岸區,時在2019年。

            (作者系遼寧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曾獲魯迅文學獎、百花文學獎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m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