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kkdc"></code>

            混合戰:前所未有的綜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湘穗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9-05-23 03:27

            在過去的十年中,混合戰爭概念在世界軍事界引起強烈關注。據稱,混合戰爭理論最早由美國軍事專家弗蘭克·霍夫曼提出。在他與合作者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看來,由于全球化影響和技術擴散等原因,傳統的“大規模常規戰爭”和“小規模非常規戰爭”正逐步演變成一種戰爭界限更加模糊、作戰樣式更趨融合的混合戰爭:“一種模糊的戰爭模式,模糊的參戰方和技術運用。”混合戰理論得到美國軍方的高度重視,“混合沖突”概念已經被納入美國家軍事戰略,2015年的《美國國家軍事戰略》將其列入需要美軍重點應對的威脅樣式。該報告明確指出,常規軍隊以非國家行為體身份展開的行動將成為未來戰爭的新模式,這種沖突將傳統戰斗行動同非常規戰斗行動相結合,通過創造更大的不確定性來掌握主動權。

            實際上,近些年來基于對多場戰爭的總結,美軍提出過許多新的戰爭理論。然而,大多依然是基于某項技術、某種新的平臺的應用,或是多軍種聯合如何產生新的作戰方式、如何提升作戰效能等。混合戰理念與這些局限在軍事領域內的思想創新不同,體現了美軍對未來戰爭的突破性思考。在霍夫曼看來,混合戰爭廣泛結合了常規能力、非常規戰術和編成、恐怖主義行動和動亂等不同的戰爭模式,將作戰力量、技術和戰爭形式混合成無數日漸復雜的組合。最終,導致戰爭界限變得模糊不清和無從分辨,混合戰爭因此發展成了各種力量和手段的無限組合。這一理論創新反映出美軍戰爭思想發展的一個新趨向,即突破軍事的界限,使更多領域、更多要素進入戰爭,以“前所未有的綜合”去思考戰爭和實施作戰。

            有趣的是,中國軍人在1999年出版的《超限戰》,被美國軍人列為是混合戰思想的重要源頭之一,甚至被說成是混合戰爭的東方版或亞洲版。因為超限戰指出,未來的沖突會牽涉到技術、政治、經濟、地區、文化、外交和軍事之間的連接點,從而產生無休無止的可能性和復雜性。同樣有趣的是,美國認定俄羅斯2014年在克里米亞以及此后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的軍事行動屬于混合戰爭范疇,因此,美軍必須調整戰略,以應對俄羅斯所代表的這一現實威脅。除了美、中、俄軍人提供的思想和實踐來源,“9·11”以來美國的反恐實踐也被看作是混合戰的源頭之一。混合戰思想的廣泛來源,使其具有了綜合性的基因。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的戰爭實踐才是混合戰思想的真正源頭。美國軍人頭腦中的靈光乍現,大多基于當代戰爭的實踐。同樣,美軍在軍事思想領域創新中的步履蹣跚,也脫胎于美軍特有的思維定式和技術慣性,他們總是寄希望于技術創新或顛覆性技術的出現,使美軍能夠永遠保持與對手的技術代差。然而,現代戰爭的實踐一再證明,技術解決不了戰爭目標合理性的問題,失去了恰當的目標,即使能夠在戰場上獲勝,也會輸掉戰爭。在我們看來,混合戰爭是日漸凸顯的一種戰爭樣式,其基本特點是打破領域的邊界、組合使用多種手段以達成戰爭目標。它沒有連續的部隊戰斗接觸線,也突破了大縱深和立體式的交戰,呈現軍民交織、前后方交融的場景;彌漫性的對抗無時不在,也打破了赫爾曼·康恩式的戰爭臺階。這是需要在總體安全觀指導下去應對的新型戰爭。

            混合戰的探索,對美軍來說已經是超出常規的跳躍。然而,美軍也就止步于多領域的組合,這可能是因為對美國軍力優勢難以自拔的沉迷。找到應對混合戰爭的辦法,是今天需要面對的現實問題。因為在這個問題背后,很可能隱藏著未來戰爭的奧秘,成為駕馭未來戰爭的創新突破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mg视讯